Hell0

【顺懂】莫名其妙(一辆假车

商界巨头顺✖️退伍军人懂(并没有写出来
渣文笔预警 是真的瞎写
急刹车预警


李懂退役了之后无事可做。
甚至他都没有已经退役的实感,队员们给他办的欢送会上,他笑呵呵地喝了很多,只觉得一眨眼,队里多了那么多小兵蛋子,都没来得及担忧自己的以后,就这么退役了。
有朋友介绍了一份工作。说是朋友,其实并不太熟。所以介绍的工作,也不那么适合李懂——保镖,给有身份的人当保镖。
李懂虽然曾经是个军人,还是个特种兵,但这并不妨碍他长得一副少年模样人畜无害,就算去当保镖也没什么气势可言,更何况他自己也不爱打打杀杀。
但李懂总得吃饭不是。

雇用保镖完全是顾顺的心血来潮。187的个子,还拿过柔术比赛冠军,很难说什么人能“保护”他。不过人有钱了就喜欢搞点不一样的,雇几个保镖护驾,走起来更有排场。
第一次见到李懂,顾顺有点吃惊:这孩子是从哪来的?一副憨厚朴实的模样,个子比自己还要矮半头,给自己当保镖,是不是开玩笑。李懂看出来雇主的疑惑,一个闪身冲到顾顺面前,几下制服了他,把西装革履的顾顺摁在了地上。
两个人的脸就那么近。
李懂的呼吸打在顾顺的脸上。
李懂的膝盖顶在顾顺的股间。
一阵沉默。李懂后知后觉,心想第一份工作泡汤了的时候,听见被他压在身下的顾顺说:“很好。”

没有人明白两个才认识第一天的男人是怎么搞到床上去的。顾顺只知道自己新雇的保镖长得明明很少年却有一张显着肉欲的嘴,李懂只知道雇主叫他到家里吃饭吃着吃着就吃到床上去了。
“顾老板……”李懂陷在柔软的大床里,努力弄清现在的状况,自己没喝酒,顾顺看起来也没喝酒,难道是自己对保镖这个职业有什么误解,现在的保镖还要提供床上服务?
顾顺眯了眯眼:“你想走随时可以,反正我也压不住你。”同时身体却继续施压,把重量更多地放在身下人的身上:“李懂,你长得真好看,有没有人说过,你长得真好看。”
被突如其来的夸奖弄的红了脸的李懂本能的把身体往后缩,结果只是更深的嵌在床垫里,更牢的被顾顺圈在怀里。
真可爱。顾顺想。
做生意发了家的这几年来,顾顺的床上要什么人有什么人,大多是交易,像今天这样的莫名其妙的占有欲,早已经陌生了。陌生到他忘记了两人只是初次见面,忽视了对方给他痛打一顿的可能性,把李懂押上了床。

顾顺的炽热抵在李懂胯上,空气里开始弥漫情/欲的味道,早已把理智抛到脑后的顾顺照着那吸引自己的嘴啃了上去。
“唔……”说出来可能没人信,这是三十多岁的李懂的初吻。没有一点儿经验也不会在接吻中换气,这一吻就给李懂憋了个够呛。顾顺抬起头,看着李懂笑了出来:“是我欺负你了哈?”如愿以偿地感到怀里的人儿又软了一分。
真是捡到宝了。
“李懂,我可以上你吗?”

男人发起情来绝对不可小觑,顾顺几下就把自己和对方脱了个精光。自己的欲望早就挺立,却没想到李懂也已经有了感觉。通红的身体,几道伤疤横亘在腹部,下体微微的扭动着,小腿肚蹭着顾顺的腰侧。
“李懂,还会疼吗?”顾顺小心翼翼地抚摸着那几道长长的疤,心里一阵悸动。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是多么奇妙,若是哪颗子弹再擦的深一点,自己和李懂就不会相见了。
“嗯…不会疼了。”身下人显然已经被陌生的情欲攫住,只能发出微弱的气声。虽然说的是不疼,听起来却像是委屈极了,让人想要保护他。
顾顺大手抚上李懂的欲望,帮他在欲海里陷得更深一点,又俯下身去吻他,给他更多体贴。他猜李懂没做过这种事,疼惜的念头升腾着甚至超过了身体的欲望,他从来没想过一夜情也可以如此温柔。
一夜情?他们之间会是一夜情吗?
顾顺将两个人的物什握在一起撸动,满意的听到李懂的轻喘。
“李懂…懂儿……”他动情地叫着身下人的名字,伸出手去抓李懂的手,十指紧握,两个人一起释放了出来。

“呵,今天哥跟着你,有点快啊。”
顾顺还不忘打情骂俏。
“老板……”
那边李懂竟还没忘了自己的身份,开口还叫了个老板,让这个两人还赤裸着身体,精/液沾的身上到处都是的场景变的更加怪异。
“行了,叫我顾顺就行。”
“顾顺……我们为什么……”
“行了,哪那么多为什么,哥先带你去洗洗,乖哈。”

评论(9)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