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0

【瑜昉】服务业正在飞速发展 PWP

之前说的PWP


我真的写不出来了三次元日子太苦了


🔗见评论



【瑜昉】小聚 (车)

一辆短小的车 🔗见评论

勿上升

最近在构思一个中篇PWP 我尽力

【顺懂】Pinch(ABO车)

一辆短小的车
一发完
宏锐提及

渣文笔不要嫌弃

评论🔗上车

【吏青】一个吻



赵吏有双薄唇。

有人说:“薄唇的人薄情”,赵吏冷笑,他连灵魂都没有,哪来的情呢。
可他确实是爱上了夏冬青,连带上他有的、没有的,都一股脑栽在夏冬青跟前。

就是要他的命他也愿意给。

不过此刻,夏冬青只想要他一个吻。

他就那样站着,背紧紧贴着门板,眼睛闭着眼皮却在一个劲儿的抖。他在等,在等赵吏给他一个吻。
夏冬青知道赵吏喜欢他,但不知道为什么赵吏不愿意承认。于是他跑来这里向赵吏讨一个吻。如果赵吏吻了他,那便是签了字盖了章的喜欢,再想抵赖也不成了。

赵吏站在门框的这一端,因此离夏冬青的距离不到一个门的宽度。自己喜欢的人站在这么近的地方,撅着嘴,等你吻他,赵吏想就算在自己当和尚的时候也抵不住这种诱惑。
他一只脚跨出去半步,另一只脚跟上,就到了夏冬青跟前。他温热的呼吸扑在夏冬青脸上,一只手撑着门板。
“冬青,你真的要我吻你吗?”
“嗯!”夏冬青点了下头,结果额头撞上了赵吏的脸,吓得他往后一缩,后脑勺又撞上了门板。
赵吏伸出另一只手捏住夏冬青的下巴,把嘴送到对方耳朵边上吹气,还轻轻笑着:“冬青,别紧张。”
然后他的薄唇覆盖上他的,那是柔软而又温暖的触感。
赵吏吻的过于虔诚和小心了,一点也不像赵吏。他用舌头轻轻撬开夏冬青因为紧张而紧闭的牙关,伸进去,舔舐整个口腔,把自己的唾液送进去和夏冬青融合。

如果我有灵魂的话,我也会送进去的,赵吏想。

不会被屏吧~
前因后果实在被结局气的写不出来
就撸个片段求不要嫌弃

所以这是……官方认证宽永也喜欢小菊 其实一直在追小菊???
我真的不行了 一口老血

【宽修】月圆

一个车 渣文笔

他们超好 ooc都是我的

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写不出来感觉好蓝过

求各位大大来产粮啊

🔗走评论

【修宽修】心意

媚珠这个设定实在是太好写了
修宽已经占据了我的心灵
————————————————

第一次

贺兰大人最近有点郁闷,所以修鹇正陪着他在院子里健身。两个人赤裸着上身,汗在蜜色的皮肤上亮晶晶的,好看的紧。
宽永从里屋走出来,一眼看到了修鹇杂乱的扔在沙发上的衣服,他叹了口气,走过去。
他发誓自己只是想叠下衣服的。
没想到修鹇的媚珠骨碌骨碌地从衬衣的口袋里滚了出来。
宽永和那颗躺在地板上的珠子大眼瞪小眼地看了半天。他的手就停在媚珠上方十厘米,但肌肉好像僵住了似的,就是不肯往下移动分毫。
心跳快要达到五下每分了,赵宽永狠了狠心,闭上了眼睛,伸手把媚珠捡了起来。
看啊,赵宽永!宽永在心里给自己打气,正准备睁开眼睛,却被贺兰大人的声音吓了一跳。
“宽永,你干嘛呢?”
只在一瞬间内精准的肌肉记忆使得宽永立刻把手里的媚珠放进叠的整整齐齐的躺在自己膝上的衬衫口袋中,又把衣服放回沙发,“倏”地站了起来。
“没…没干嘛。”声音里都带上了点抖,像做坏事被家长逮住的小孩。
“那帮我和修鹇倒点水。”

后来宽永使劲地拍了下自己的大腿:怎么忘了,贺兰大人他看不见啊!


第二次

大部分狐族,应该说是狐族中大部分单身汉,都是像贺兰静霆那样,习惯于把媚珠收在什么地方的。可修鹇不一样,他的媚珠,总是随身带着。出门的时候就搁在口袋里,在家就干脆挂在脖子上连洗澡都不摘下来。
宽永也问过修鹇为什么,可每次修鹇都是故作神秘地说个“不为什么”,一点都没有要满足宽永好奇心的意思。
时间长了宽永也放弃了。
我看过贺兰大人和每一世的慧颜恩恩爱爱,也被很多狐狸喜欢过追求过,难道非得用媚珠才能看出来修鹇喜不喜欢我吗!
他开始想别的办法。痛快地去找方近雪要签名也是计划中的一环,那个女人肯定又会趁这个机会吃他豆腐,而修鹇不是很懂吃醋这回事吗。他没想到,修鹇根本就没看他。
也许修鹇真的不喜欢自己吧,宽永很难过,也许我和谁在一起做什么他根本就不会在乎吧。
宽永想起修鹇曾问他会不会吃醋。
会啊,傻瓜,当然会啊。所有让你不能待在我身边的人事我都不喜欢啊。
如果当时我承认了,你能不能不离开我?

那天晚上宽永喝了很多酒。
宽永的酒量是很差的,酒精对身体不好,他知道。没想到自己还是没逃过愚蠢的人类发明的这种麻痹情感的方法。
摇摇晃晃地回到家,一阵呕吐感向宽永袭来,他在本能的驱使下奔向厕所撞开了门,却看到了刚洗完澡还赤裸着身体的修鹇。
媚珠就大剌剌地挂在修鹇的脖子上,贴着他锁骨中央那个好看的窝。
宽永伸出手去,想去触碰它。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就碰到了,修鹇虽然满脸惊恐,却也并没有躲。
“呕……”胃里的东西争先恐后地涌出来,宽永一个腿软跪在了地上,全数吐进了马桶。晕倒之前的最后一刻他想的是,太可惜了,就差那么一点。


第三次

宽永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小护士打来问他怎么没去上班。
“不好意思啊,我今天不太舒服,就不过去了。”
“可是……”那边的护士还想再说什么,但宽永直接挂了电话。他走出卧室,屋里静悄悄的,看来修鹇不在,不知道去干什么了。
宽永冷笑了下,这段时间,他“不知道修鹇去干什么了”的状态越来越频繁了,或许,真的到了该分开的时候吧。
他们相依为命了几百年,也该结束了。
突然房门被打开,修鹇风风火火地冲进来:“宽永,你醒了啊。刚好,我跑了三条街给你买的素沙拉,快来吃。”
“我不饿。”宽永顿了顿:“修鹇,你不用对我这样。”
没想到有一天自己说的话也能像刀子一样扎在自己心上。赵宽永转身,故意不去看修鹇,却突然一阵晕眩。
“宽永!”修鹇冲过去从背后抱住他才不至于跌倒。两个人贴在一起,修鹇的手臂环着宽永,下巴就搁在宽永的肩上。
太近了。宽永使力挣开,一个不小心倒在地上,修鹇也顺势扑在他身上。
“修鹇……你!”赵宽永睁大了眼睛。
此刻修鹇的手肘撑在宽永身侧,腿别在他两腿之间,鼻子近的就要碰到他的额头,脖子上挂着的媚珠晃晃悠悠地蹭着他的下巴,发出一闪一闪的光芒。
修鹇也呆住了,媚珠,竟然亮了。

宽永,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贴身带着自己的媚珠吗?因为我们太亲密无间了,如果我不时刻贴身带着,说不定什么时候你就会碰到它。我好害怕,如果它不小心跑到你的手上,却没亮的话,我会不知道该怎么办的。
修鹇,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
关于你的事,我从来都很胆小。
可是你还经常骚扰我。
那是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反抗。

“修鹇,难道…你也喜欢我?”赵宽永内心充满了一波又一波的暖流,他知道媚珠不会撒谎的。
“是…是啊。”一向伶俐的修鹇也结巴了。
“那……”宽永伸出一只手,摁住了修鹇的后颈:“吻我好吗?”


以后

修鹇的媚珠光明正大地戴在赵宽永的脖子上。
这本来是件好事。
可是贺兰大人生气地把盲杖拍的“啪啪”响,让修鹇和宽永在日落之前滚出他家。
“白天已经看不见了,我可不想再在晚上被闪瞎。”

【修宽】搞热tag人人有责

不知道为什么反复被屏啊哭泣啊

只希望剧不要拆我cp了

没写出感觉来 ooc都是我的

走外链 求放过

【贺兰✖️李懂】牵我手,跟我走


不知道算什么 大概是个结爱的AU吧
私设如山 ooc遍地都是了
依旧是想要评论的一天

1、

我有一个怪癖,我喜欢观察人类的手。在这个时代,这种怪癖被起名叫“手控”。

我叫李懂,我生活在南方,是一只二百多岁的小狐狸。

虽然我还小,但我对人类社会很了解。凭借身体的柔韧和灵敏,我成为了一名舞蹈演员。我喜欢跳舞。人类的舞蹈很优雅,会调动身体的每一个关节、每一块肌肉。不过,少了在我们狐族的舞蹈中独放异彩的蓬松又美丽的尾巴,还是有点可惜。

最近,我有一个烦恼。虽然我觉得自己还小,但我妈最近老是催我找对象,拿着我的媚珠在我眼前晃呀晃呀,恨不得直接把它从窗户丢出去随便落在哪个女孩的身上。我觉得我妈是被左邻右舍的大妈们带坏了。
我才两百岁!再说了,别说狐狸,就连人类,我也没喜欢上一个。

这样想着,我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类身上。她身上有很好闻的气味,像是…祭祀大人种的香。
“不好意思。”我赶忙退开。
她的脖子上确实戴着媚珠,可是并没有发光。
她没有在意我,而是匆匆的闪身进了旁边的包间,一脸气急败坏的样子。
哦,忘了说,我现在在我打工的酒吧走廊里。我晚上有时候会在这儿跳舞。很性感的那种。

出于一个狐族对祭司大人的好奇,我留在了走廊里,虽然并不打算真的探听到什么,但意外的是那个女生很快就出来了,而且媚珠已经不在她的身上。
她离开的时候没有关门,我能清楚地闻到祭司大人身上的气味,感受到这个房间的低气压。
于是我转身打算离开,但却又撞到了一个人。
“对不…”我正打算道歉,但我感受到了他的气息:“贺兰大人……”

2、

祭司大人的手很好看。手指修长,关节突出却不突兀,血管清晰可见却不狰狞。
此刻他好看的手,一只扶在我的小臂上,另一只紧紧攥着他的媚珠。
祭司大人失恋了。
我这样想到。
也许是出于一个手控的本能,也许是出于狐族对首领臣服的意识,我几乎瞬间爱上了他。甚至有点想把自己的媚珠戴在他的脖子上。

但那是不可能的。
祭司大人很快抽走了他的手。
我有点失落。于是我鞠了一躬,准备离开。

“李懂……”
祭司大人的声音好奶啊,我这样想着,抬起头,望着他,一时没意识到他竟然知道我的名字。
“进来。”

我跟着他走进包间。灯光昏暗的很,但桌子上干干净净的,没有烟也没有酒。
“你在这里工作吧?”
“嗯。”我疑惑地望着他,但他并没有看我,只是烦躁地在屋子里踱步。
“李懂。”
“嗯?”
“我特意问了服务生你的名字。”
“嗯?”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认为自己从来没有在这儿、在任何地方见到过祭司大人。
他突然走近我。祭司大人很高,比我高半头,他走到我跟前,把灯光全都挡住了。
“我很喜欢看你跳舞。”他用鼻尖蹭着我的头发:“那些动作,很诱人。”
就在我的眼前,我看到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下一秒,我就被压在了那张干干净净的大桌子上。祭司大人好看的手握着我的腰,嘴唇贴着我的耳朵。
我好害羞。
但是祭司大人说,待会儿还有让我更害羞的事。

3、

我被祭司大人扒光了衣服。
他的手摸过我的每一寸皮肤。
我一想到他的手那么好看,就忍不住呻吟出声,虽然这和妈妈教我的并不一样。
祭司大人把我翻过来,抬高我的屁股,然后进入了我。我有点疼,于是我叫他:“贺兰大人……”
他的声音不奶了,像是被某种烈酒浸透了一般充斥着欲望:“叫我阿西。”
我不敢叫。他好像有点不高兴,就动的更快更猛,我很快就受不了了。
我想我高潮了,然后就晕了过去。最后只记得我好像露出了自己的狐狸尾巴,在高潮中,它一下一下地蹭着祭司大人的小腹。

再醒过来的时候,我躺在一张墨蓝色的床上,全身赤裸着。
祭司大人坐在我身边。
我的脖子上戴着他的媚珠,一下一下闪着光。
“李懂。”他说:“能不能,把你的媚珠给我戴着?”

我身上散发出很好闻的气味。我突然想起被我撞到的那个女孩。于是我问他,难道不是喜欢一个人类的女孩子吗?
他说:“我也以为。可是我的媚珠在她身上不发光。我想了好久,也许是因为这一次,比起她,我先遇到了你。”
他说他很喜欢看我跳舞。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想认识我,请我跳狐族的传统舞蹈给他。后来看我在台上伴着鼓点扭动的时候,他只想狠狠地贯穿我。

我又害羞了,转过身去拿脸去蹭他的手。
“没想到你也这么快就喜欢上我。”他笑的很好看,但也有些狡猾。
我瞪着他,告诉他要拿好多东西到我家里提亲才行。